关于我们

揭露新青年学会冤案的李宇宙在泰国遭关押面临遣返

主页 | 中国 揭露新青年学会冤案的李宇宙在泰国遭关押面临遣返 曾经揭露中共国安制造新青年学会冤案的李宇宙,目前在泰国移民监狱中遭关押,并有可能被遣返回中国

李宇宙的太太李可君介绍说,泰国警方和官方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配合栽赃陷害李宇宙

同时,联合国驻当地难民机构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压力

李可君认为,李宇宙的处境非常危险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独家专访在泰国的李宇宙的太太李可君女士

2008-11-24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中国驻泰国大使张九桓亲自向泰国警方提供证据(RFA) Photo: RFA 124to 曾经揭露中共国安制造新青年学会冤案的李宇宙,目前在泰国移民监狱中遭关押,并有可能被遣返回中国

李宇宙的太太李可君介绍说,泰国警方和官方在中国政府的压力下配合栽赃陷害李宇宙

同时,联合国驻当地难民机构也受到了中国政府的压力

李可君认为,李宇宙的处境非常危险

下面请听,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独家专访在泰国的李宇宙的太太李可君女士

  现年32岁的李宇宙于1999年,他本人就读人民大学二年级期间,应中共国安的要求,开始在学生中收集学生的思想动态和言论

2000年,他将了解到的杨子立等几位青年学生有意成立新青年学会,探讨中国社会问题的做法汇报给了国安

杨子立等人后来分别被国安秘密抓捕,其中四人并被判处八到十年重刑

李宇宙在自己撰写的材料中表示,他当时的做法只是想报效国家,没有想到给杨子立等人带来了极大的伤害,于是开始揭露新青年学会冤案,2002年被迫逃亡到泰国,并继续揭露该案的内情

当时也在人民大学就读的李可君,由于帮助李宇宙揭露这起冤案,也不得不逃亡泰国

李可君表示,没想到中国政府还是不放过他们,竟然把迫害的魔掌伸到了泰国

  她介绍说,9月19日,丈夫李宇宙突然被七八个泰国便衣警察,在没有任何搜查令和逮捕令的情况下从家里抓走了

李可君:“当时是9月19号,正好是我先生李宇宙的生日,我还在外面工作

下午五点的时候,突然接到李宇宙的电话,说很多警察到我们家,搜查了我们的家,我就赶快赶到家里面,我看到有七八个警察在我们家楼下,已经把我先生逮捕了,扣上了手铐

” 记者:“你先生就这样被带走了

” 李可君:“对

然后赶快给联合国的律师打电话

” 记者:“是联合国难民署驻当地的律师吗

” 李可君:“对

他们就让我等一下,会尽快处理

晚上等到9点多的时候,我突然接到我先生的电话,说他现在被关在警察局,泰国警察要控告他非法入境,把他遣返回国

10点多的时候,我带着孩子,拿着他的护照去警察局

” 记者:“他们有没有跟你说,确定是什么原因把你丈夫带走的

” 李可君:“没有任何人跟我解释情况,他们当时就把我先生扣下去,让我回家

第二天早上7点多的时候,我就打电话问警察,警察说他们已经把他带到法庭了

到了法庭的时候,见到了我先生,还有很多警察

我先生说,他们带他去做一个新闻发布会

” 记者:“这个时候新闻发布会已经开完了

” 李可君:“对

他们把他带到泰国警察总署,很多人、很多记者给他照了相,然后拍了照还做了录像

当时他说他只说了一句话,就是不见到联合国的律师不说话

当时是泰国警察总署的副总长进行的新闻发布会,他也听不太懂

到法庭,他们控告他的罪名是非法入境

可是后来又突然发现他有护照,就不知道怎么处理好了

然后就说先把他继续关押

当时看到了中国使馆的两名官员,带着泰国警察也去了

” 记者:“当时你明白他为什么被抓吗

” 李可君:“当时不是很清楚事情到底是这么回事,就一直担心中国使馆会把他悄悄送走

” 李可君怀疑,泰国警方有人被中国官方收买,配合中国驻当地大使馆的做法,制造了假炸弹案件,以诬陷他为恐怖分子

警方并在李宇宙不知情,也听不懂的情况下,胁迫李宇宙召开新闻发布会,以达到迫害李宇宙并阻绝外界救援的目的

  李可君:“第二天9月21号的时候,在报纸上看到发布出来的新闻,完全都是谎言

他们就是说李宇宙已经供认他是放置假炸弹的人

” 记者:“你是什么反应

” 李可君:“非常吃惊

他们故意捏造他是四十五岁,天安门事件跑出来的,而且说他已经供认了他放置假炸弹的犯罪事实

” 记者:“等于是在这个事情上泰国警方和政府配合了中国政府的做法,是吗

” 李可君:“是的

泰国警方是据中国大使馆提供的证词把他抓捕的

上面有写中国驻泰国大使张祖环(音)亲自到泰国警察总署给泰国警察副总长宗来(音)上将李宇宙的材料

” 记者:“接下来你采取了什么行动呢

” 李可君:“就赶快找到联合国,去那边求助

工作人员说,他们也看到了新闻,看到了电视,还听到了广播,说他已经承认是放置假炸弹罪犯,他们也帮不了忙

我就特别着急,然后就说:这个新闻都是假的啊

” 记者:“其实警察抓他,除了这个新闻发布会之外,还是以移民的理由抓的他,对不对

” 李可君:“对

当时控告他非法入境的罪名不成立,就把他关在曼谷的特别监狱

9月23号,泰国总理府的四个官员到特别监狱去看望他

” 记者:“为什么总理府的人会去看他

” 李可君:“这个不是很清楚

泰国抓了很多难民都是关在移民局,总理府好像也没有出面过

9月25号的时候,他们又带他到法庭,控告他签证过期的罪名

控告书也是他们伪造的

当时,泰国警方明明是在(地名音)我家将他抓捕的,可是他们故意编造是在(地名音)那边查我先生的护照,才发现他的签证过期,才将他抓捕的

他们还伪造了一个翻译的签字,在控告书上

然后……” 记者:“法庭还是针对他的移民身份问题来开庭的对吗

” 李可君:“对

在法庭上,他们控告他签证过期,中国使馆的两个官员还是带着那个泰国警察,又到了法庭

在法庭外面的时候,使馆的人员还跟我说,你们如果跟政府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9月26号的时候,联合国的官员到曼谷的特别监狱跟他见面谈,联合国的官员跟他说,现在联合国正在设法尽快跟中共抢人,要尽快把他救回去

” 记者:“当时是联合国难民署的官员跟你先生当面讲的这句话是吗

” 李可君:“对

” 记者:“需要跟中共抢人,要把你先生赶紧救出来

那接下来呢

” 李可君:“10月1号的时候,法庭又第二次开庭,审理他签证过期的案件

这次还是上次使馆的那两位官员,还带着那个泰国警察一起到了法庭

在这次法庭上,使馆官员驻联合国的律师,还有我们一个维权组织的律师,就在法庭上发生了非常激烈的争吵

” 图片:两名多次出席李宇宙庭审的中国驻当地大使馆官员(RFA) Photo: RFA 记者:“他们吵什么呢

” 李可君:“使馆的官员突然站起来向法官说,泰国跟联合国没有签署任何协议,说李宇宙是中国的通缉犯,就要把他遣返回国

法官就问李宇宙愿意回国吗

李宇宙表示坚决不愿意回国

然后使馆的官员就说,他现在还是中国的公民

联合国的律师向法官说,他现在是联合国的难民,不能把他遣返回国

最后法庭判决,签证过期的罪名成立,判决他缴纳法庭一万铢,或者是在法庭关押的监狱关押50天

然后,联合国的律师当时就让我去交罚金

在我去交罚金的时候,发现已经有人替他交了这一万铢的罚金

” 记者:“你知道是谁替他交的罚金呢

” 李可君:“当时法庭上除了我们就只有中国大使馆的官员

所以说我们肯定,是使馆人员交的

” 记者:“那就是使馆人原本希望把这个罚金交了之后,就能让他们把李宇宙人带走是吗

” 李可君:“对

” 记者:“那么后来呢

” 李可君:“然后联合国的律师就跟法庭交涉,怎么样才能不让他被中国政府带回去

就是说先暂时把他送到法庭监里

只有我是他的妻子,才可以替他交罚金,其他任何人不能替他交罚金

然后,他们就把他送到(法庭)监狱里

在那边,他就是作为抵押罚金的刑事人被关押,任何人不能把他带走

如果直接把他转到移民局的话,会很危险

泰国政府按照法律程序是可以把他遣返回国的

10月6号的时候,联合国律师到法庭监狱跟他面试,跟他强调说,他们正在办理他的手续

” 记者:“是要把他接到联合国是吧

” 李可君:“对

要把他救走

10月29号的时候,我又找到联合国的律师,问他是不是可以交罚金了

律师说可以交了

然后就到法庭替他交了罚金,拿到了释放令

我到法庭还要求看他的一些控告的文件

突然看到,9月26号的时候中国使馆出具了一份文件给泰国的法庭,说李宇宙是中国的通缉犯,不能让他保释,要泰国的法庭配合中国使馆

” 记者:“这是中国使馆交给泰国法庭的

” 李可君:“对

第二天10月30号的时候,我就到了联合国的办公室,没想到的是联合国突然出了一封信,说要重新审理他的案件,可能会取消他的难民资格

当时我非常吃惊,因为联合国人亲口说正在营救他,怎么能突然发出这封信说要取消他的难民资格呢

” 记者:“那你认为是怎么回事呢

” 李可君:“我当时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非常诧异

然后想到,可能是中国官方给联合国施加了压力

” 李可君表示,目前自己一个人带着两个分别为4岁和5岁的孩子,得不到任何外界的支持和帮助,连联合国难民署也突然对李宇宙改变了态度

她说,李宇宙感到处境非常绝望,担心自己被中国官方强行带回中国,已经多次在狱中自杀抗议

  李可君:“他的难民身份已经持续了三年多,联合国一直在帮助我们

” 记者:“从10月30号到现在,又已经是20多天过去了

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有没有进一步了解联合国难民署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什么

” 李可君:“我就去找律师询问,律师说他也不清楚

当时律师说,他的案件已经被送到了日内瓦联合国难民总署,曼谷这边已经不再管了

所以,我当时已经拿到了他的释放令,就必须把他从那里转到移民局

” 记者:“就是把他从刑事监狱转到移民监狱对吗

” 李可君:“对

” 记者:“眼下你先生李宇宙的情况怎么样

” 李可君:“10月31日一早,我就赶快赶到移民局

我就在门口看到了中国使馆的那两个官员,就进去交涉

移民局的官员说,他已经在里面自杀了

打碎了一个玻璃杯,用瓷片割脉自杀,四十多刀

然后移民局官员就让我进去看他

” 记者:“把他送医院了吗

” 李可君:“当时送医院包扎了,看他情况非常糟

11月1号就找到联合国在泰国的办公室,问他为什么现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突然取消他的资格呢

要重新审查他的难民资格呢

可是他们都不让我见官员,只是见了工作人员,说他们官员已经出差了

就打电话询问那边的情况,看他是不是还在移民局

” 记者:“接下来有没有最新的进展呢

” 李可君:“11月10号的时候,联合国的官员跟我进行了面试,我先生李宇宙已经几次自杀了,现在就是他的难民身份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被取消

如果取消了他的难民身份的话,那联合国就不能管他了

李宇宙只是中国和泰国之间的问题了,联合国就不能再帮他了

就想还他的一个清白,那我就向泰国警方询问,他们为什么要发那个假新闻

可是泰国警方说,他们控告他的罪名只是签证过期,而且这个签证过期已经结案了

那个假炸弹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

”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锡红发来的对李可君女士的独家专访报道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颠覆”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张菁的故事1 “福州大抓捕”余波: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悲壮与怒吼 “私有经济退出论”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6 01:15:00

作者:纵裥